目前日期文章:200910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DSC02516.jpg

 

 

與朋友聊天說到:以前那個還需要照相打字、拼貼彩印、滾變色龍的手工完稿年代。

「...我經歷過耶。」我有點心虛的說。

按下enter送出的瞬間,好像臉上的皺紋又多了三條。

「你是手工完稿與電腦工業轉變的時代活生生的見證人耶!」他驚呼。

他以為手工完稿的年代是上一輩子的事情了。想不到我經歷過。

我在歷經手工完稿,用針筆努力辛苦練習畫出一條又直又完美的直線的年代,他才念國中。

也難怪。就經歷來說,我可能真的是上一輩的人了呀。

 

 

1993年,我從復興畢業。

升高三要志願分班時,我很認命的填了當年的第一志願「繪畫組」←這是當年最夯的升學班

也很順利的分到班級進去了。可是,越是到畢業的時候,心裡越是茫然。

我很想升學,但高中三年都在畫畫荒廢學科的情況之下,肯定是要重考幾年拼拼看進不進的了大學。

大學的門在那時,還是很窄很窄的那一種。

我是定了這樣的目標。可是,我不確定我熬不熬的過那漫長的補習班重考時期。

補習費又是貴的嚇人。除了學科,要考進藝大,術科勢必也得另外花錢去畫室繼續練習。

這一些費用花下來,等於又差不多重念了一次昂貴的復興。想當然爾,父母又得好幾年的掙扎拖磨。

 

後來我退縮了。退了補習班的訂金,跑去兒童雜誌社畫插畫。開始當個社會新鮮人。

然後是廣告公司、動畫工作室、電玩店的開分小姐、送報生、夜店的bartender、玩票性質的DJ...

到音響雜誌、旅遊雜誌、自己當soho跟朋友開工作室、寵物雜誌、室內設計雜誌...然後一直到現在。

間中也曾經想要去考在職進修班,把當年未竟的學業完成。

卻一年又一年的荒廢蹉跎,到了最後,只能遙想當年了。

 

當年媽媽對我決意中斷學業是很火大的。到近幾年也還會恨恨的提起我的不爭氣。

爸爸沒有多說什麼。可是他一直挽惜我沒能好好珍惜自己的天分。

事隔多年之後,現在想起來當然我是後悔萬分的。其實,我老早就後悔了。

我到現在還非常記得那感觸第一次湧上心頭的點滴。

 

約莫畢業之後的第一、二年吧。那時爸爸若有車趟要跑,只要有空我就會去幫忙。

那回,是要去剛新蓋落成不久的北藝大校園。之前北藝大是在蘆洲,搬到關渡後,我是第一次去。

是音樂系的畢業公演,我們去搬樂器,載到演出的場地去,晚點再送回來系上。

 

我們的貨車噗噗噗的開上那山頭,我驚訝那映入眼簾座落在山頭的美麗校園,

車子開到音樂系的系館門口停妥熄火,四周被一片寧靜包圍。

然後,蟲鳴鳥叫的聲音漸漸滲透進入耳膜。我心裡爆出對這校園產生一種由讚嘆而引發的崇敬感

接著,下課的鐘聲響起,要趕下一堂的學生紛紛從四周的建築物湧出來。

他們歡聲笑語,手裡抱著書的、拿著鼓棒邊走邊打的、

喊著同學追上前去加入的、互相打鬧著的...漫不經心的往校園四面八方散去。

 

啊,青春啊。

 

若我當初發了狠重考練畫參加考試,現在也能意氣風發的走在這校園裡吧。

不。結果我沒有。我只是個半途而廢的、平凡的某某人。

 

我壓低了帽沿,開門下車。緊接著跳到後車斗去,專心的開始幫忙整理繩子跟要保護樂器的軟布。

當然有察覺四周好奇的眼光。但是我一直低著頭倔強的不肯抬起。

那三三兩兩經過車子的學生們,滿溢著希望與朝氣。與我年紀相仿的這些學生,在知識的殿堂裡繼續精進,

而我,穿著不擔心弄髒弄破的牛仔褲與t-shirt,在貨車跳上跳下,流著汗搬著樂器,揮霍自己正盛卻有限的青春。

我在那瞬間,清楚的明白了自己放棄的是什麼。

那懊悔與巨大的失落感,使我遲遲抬不起頭來。

 

認識北藝大的那一年,我剛滿21歲。

從復興畢業的時候,我還沒到考取駕照的法定年紀。該是無畏無懼跨步前進的時候,但我撇過頭去走了別的路。

時光荏苒忽忽悠悠,我白白浪費了人生當中最菁華、最該努力吸收養分的歲月。

貿貿然闖入了社會這複雜的世界,因為準備不足而提早耗盡了自己的雄心壯志。

 

上個週末朋友約我跟小朋友去北藝大參加一個戲劇系的畢業公演,

我開著車,走著暌違已久的路上山。

黑暗的校園裡仍有掩不住的蓬勃氣息。那是屬於校園的一種獨有的特別氣息。我書念的不多,不太會形容。

入秋的山上,風非常的涼爽。當年初植幼嫩的小樟樹已經長到數層樓高。在夜裡發散隱約的樹香味。

當年令我震撼的大學殿堂,如今已不再讓我有如許驚艷。可是那悔恨仍在。變成了淡淡的惆悵。

 

同行的朋友一直讚嘆這校園的美麗。

與我念同樣科系的山羊鬍,還說他老了之後,想要再找機會,到這所學校唸書。

可能是這校園真的散發出讓人想要親近、參與其中、豐富性靈的感受吧。我這樣想。稍稍感覺釋懷。

緊接著山羊鬍說了:「因為我念的大學,是五專升格變成大學,所以那校園好醜~就跟五專沒兩樣~」

果然是因為環境優美。那他的響往跟我這個只有高職學歷的人畢竟不一樣啊。我心裡又惆悵起來。

看完演出又被學生們的青春活力映照得精疲力盡的我,回程的途中漫不經心的開著車,

當年第一次踏進北藝大的那複雜感受又縈繞了心頭,久久排解不掉。

 

昨天掐指算算,我已經工作了16個年頭了。

一路跌跌撞撞走過來,也沒什成就沒什錢。要說真的有在心裡頭留下來的,只有很多很多的滄桑吧。

常常小朋友不明白為什麼我老喊累。為什麼碰到新的挑戰或是新的嘗試,會那麼的提不起勁、那麼的倦怠。

到了我這個階段來說,新跟舊的工作形態是兩相並行的。

傳統產業的生態我已熟膩。而新興產業的形態,我又老朽得不知該從何著手入門。

好像從沒有真的什麼都不管、放下一切工作、好好休息、或好好的思考接下來該怎麼走的機會過。

老是為了生活被錢追著跑的這些年,真的是蠻倦了。

 

當然走到了現在,回頭去看這一切,終於能體會了爸媽以前的苦心,以及自己那錯誤的選擇所造成的遺憾

所以我不喜歡後悔,碰到了需要抉擇的事情或機會,總是會認真的斟酌再三,逼自己盡量嘗試,不要怯懦退縮。

但錯過的終究是錯過了。我有想過若真的有機會回校園唸書,也再找不回當年只是為了繼續升學進步的單純心情了。

 

人生的路就是這樣吧。有遺憾,才會更懂得珍惜不斷流逝的時光、警覺的把握當下每一次機會。

錯過的必定會錯過,因為個性使然的緣故。重來一遍,或許決定也不會改變。

觀古知新,往後更要常常提醒自己,為了避免重複類似的遺憾,要更用力的去活出自己該有的樣子。

 

謝謝山羊鬍跟黃大仙帶我們上山走這一趟。他肯定沒想到我內心有這一番轉折吧。(笑)

 

 


btw,那畢業公演的戲碼是學生們自己把電影劇本改編成劇場版的「男孩別哭」,
我沒看過電影,
可是我覺得在這麼小的場地(約莫十坪來著),這麼簡單的道具跟青澀的年紀,他們演出是很讓我驚訝的。
演的好啊!(豎大拇指)
如果有興趣多了解他們排練跟演出相關內容的話,可以 點這裡 去看。

 


Cercern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隨著天氣的變涼,漸漸地,睡覺時不再蒙被大汗,

跟棉被還有枕頭纏綿的時間也越來越長了。

 

氣溫一降,家裡的貓兒就四處找尋溫暖的地方窩著睡覺。

剛下班回家時,還會清醒圍過來吵鬧著要吃的,吃完便又各自佔據一角繼續睡。

不停地睡睡睡,一天24個小時約略只有4個小時是清醒的。

他們大概是最懂得「享受睡眠」的族類,不管是躺著睡、窩著睡、掛著睡、趴著睡、獨自睡、集體睡...

通通都能睡得安心痛快。

 

常常早上醒來,見到他們也窩在身邊,享受著棉被溫軟舒適的覆蓋感沈沈睡著,莫名一股慵懶閒適感便會產生。

我很好奇,大腦這樣的連結究竟是因為沒睡飽?還是貓咪睡著的樣子的確能給人幸福感?

但真的就很希望今天一天不要開始,暫且這樣繼續昏沈下去,再翻身回到甜甜的夢中去吧)))

 

 

 

 

這是黑貓Okaeri的睡相。

P1080800.jpg
Okaeri的眼睛睡著的時候非常漫畫,是彎彎的下弦月形狀,非常非常可愛。

 

 

 

 

 

怕冷的Hallow總是會捲成一團。

DSC02284.jpg
處女座的Hallow總是正經八百的蹲坐,優雅的伸長了前腿、很ㄍㄧㄥ的睡著。
若看見他這樣捲著睡,就表示他今天心情非常放鬆愉悅。

 

 

 

 

 

胖子橘Miso的睡姿。因為胖所以捲不太起來...

DSC02374.jpg
神經質的很。一起身有動靜便警醒過來。

 

 

 

 

 

這兩個二百五孩子,紅中跟發財,大家應該很熟悉了。

DSC02288.jpg
我的瑜珈老師應該會很喜歡紅中,他連睡覺都可以睡的歪七扭八的
那脖子扭的弧度之大,整個就是把自己折成一個“D
 發發呢則不管何時都是眼神媚的不得了

 

 

 

 

 

整理照片發現沒什麼比比睡覺的照片,
不過倒是有這一張珍藏已久,一定要跟大家分享一下的照片。
二百五紅中依然有參與演出。都是他壞了胖公主的氣質

DSC02224.jpg
請不要問我,我也不知道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
不過請稱讚一下Mae,他可是忍著笑把這照片拍完~才開始大抖的(哈哈哈)

 

 

 

昇哥曾說,秋天是適合更換情人的季節。

我倒覺得,秋天是適合跟貓咪纏綿的季節呀。

 

一起呼呼大睡吧~ z z z

Cercern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老樣子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老樣子
  • 請輸入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