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朋友的貓 糰糰 最近走了。

上次見糰,是在她走之前幾天。因為慢性腎病而瘦到見骨的小小身軀,很努力地跳上沙發跟我們打招呼。

在我們身邊待一會又跳走,用他的清澈大眼睛看著我們,一點都感覺不到,糰即將離開的徵兆。

 

糰走了,朋友的心碎了。十幾年相互陪伴的光陰,回望也只是一霎。這是他第一隻離開的貓。

plurk上,會看到他心碎的句子,點播的哀傷的歌,讓我在電腦的這一端拼湊他的悲傷,默默地,感同身受。

 

這一切,讓我想起失去初八的感受。

 

初八離開已經是五年前的事情了。時間過得多快。

雖然他走的那天的每個片段還常會想起,但時至今日,

我已經漸漸地忘記了初八呼喚我的聲音。

忘記了他的溫度,忘記了他的呼嚕聲,忘記他習慣的小動作,忘記了那些朝夕相處而建立起的小默契。

就像手裡緊緊捧住一注清水,努力想要留住,卻總是徒勞。

時間就像潮浪往返,無情的刷洗掉撫平著所有曾經。

 

以前沒有相機,也就沒有留下初八的影像與太多照片。

只好每過一陣,便一幕幕努力地回想,重複刻劃初八曾存在我生命裡的軌跡。

上一回,游A來台北。她該算是初八的閨中之友,

游A在台北借住的那段時間,初八夜夜去找她陪睡,就此結下不解之緣。

是夜我們去夜店喝酒聊天,聊著聊著,不經意從她皮夾中,翻出了初八幼時的照片。

那張照片背後有我押的日期寫的字,本來一直放在自己的皮夾中,後來初八過世,便轉贈與她留做紀念。

初八走了之後,我鮮少翻出他幼時的照片,

都快要忘記他小時候的樣子,都快要忘記他怎麼這麼可愛呀真他馬的有夠古錐。

總之那時機巧妙的讓我寒毛一豎,好似初八在冥冥中提醒我別忘了他

忽一瞥那一眼,依舊是毫無抵抗力的紅了眼眶。

是感傷,為了初八的早逝。是感激,朋友貼身收著他的照片,多麼有情有義。

 

初八走的時候,朋友對他在世時的喜愛,是撫慰我很大的一股力量。

因為知道有這麼多人也疼愛著他,為了他的逝去可惜著難過著,我便不急著悲傷,反而想安慰大家。

但幾個月過去之後,初八永遠離開的事實變得立體起來,我逐漸地垮了,

每次想起初八,便不能控制地無聲痛哭,那怕是在辦公室裡,依舊高調的擤掉不少衛生紙。

 

今晚我又想念起初八。聽著歌,我的心不再像當初那樣,好似被狠狠剜去一塊。

取而代之的,是難以言喻的心酸。夾雜著想念的所有的曾經,以及無法再重逢的遺憾,

不捨,不捨,不捨,不捨,不捨......從知道他會離開的那一天起,就從來沒有停止過。

 

我能夠明白,夜裡少了那個熟悉的腳步聲,醒來少了那熟悉的呼喚聲,

少了那一份擔心,少了那一份責任,心裡有多巨大的失落

想不出什麼得體的話可以安慰朋友。失去寵物的悲傷,總是很難跟生命中其他的失去相較,

他們從不評斷,從不背叛。在面對自己的寵物時,總是不設心防的完全相許。

所以當分離的時間到來時,好似自己這些年來部分的純真也被一併帶走。

那種感傷是非常深刻的。只能自己默默地承受著,捱著,直到時間放過我們,願意把那一切給抹糊了。

那些一起共享的快樂時光,與死別後不能言喻的傷痛,老天爺給我們的時間是長是短,從來就是個未知數。

 

從來就是未知。

關於生命,我們只能謙卑的學習著,試著豁達的看待著,試著甘願的應付著。。。

Cercern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Nov 12 Fri 2010 02:59

 

我覺得我媽懷我的時候,一定常常熬夜。

 

從小就喜歡夜的感覺。那麼小的小孩子,睡到半夜常會忽地醒來,看著身邊熟睡的家人們。

還是嬰兒的大妹跟媽媽偎在一起睡得安穩。媽媽的大手握著我的手,觸感粗粗的。

姊姊睡在我旁邊,一頭長髮整齊滑順的壓在枕上,呼吸均勻一臉正經。

爸爸則睡在最靠房門的那頭,旁邊有他的小收音機。

總是會有些夜裡,毫無睡意,望著天花板看車燈偶爾掃過的光影,對彼時不了解的世間種種,百般幻想輾轉著。

上了學,搬到了比較大的房子,跟姊姊睡上下舖的日子裡,也會經常失眠。

我記得因為失眠百般無聊,發現了脈搏原來在手腕上頭三吋的地方卜卜跳著,

也曾偷偷圈著手電筒,把下舖的床頂用蠟筆畫了個滿眼花,

跟人一同分享空間,不能恣意發出聲響,很克制的翻來覆去,悶出一身汗,相當憋扭。

即使如此還是習慣晚睡,總要聊天聊到另外一個人沒有了聲音,才不甘願的盯著頭上的一片黑開始沉默

等到有了自己房間,整個解放。

抱著收音機小小聲聽音樂,抱著筆記本畫畫,開著小燈看亞森羅蘋看三毛看紅樓夢......東摸西摸就是不肯睡,

家風自由使然,爸媽從來也沒有嚴格要求小孩子準時上床,通常他們也不會睡到一半又跳起來打開你的房門催促責怪,

於是迷上沒有人在旁邊控管碎念的自由感覺,黑眼圈從國小一路跟到現在不離不棄。

 

最近休長假在家,初時尚能自制、早睡早起。三個月後,作息越來越亂。

每天晚上,時針過了兩點,不再有任性的貓時不時吵著要我在碗裡添飼料,不再有競選宣傳車來回洗腦似地大聲撥放噪音,

外頭的馬路不再喧囂,樓下鄰居的鐵門也拉下來了。檳榔攤也打烊了,沒有悶悶作響的音樂聲傳上樓來,

沒有開電視亂轉的心情,也沒有艷麗的陽光在外頭呼喚我出門去騎車或是趁著放晴趕緊丟衣服去洗的壓力,

一整屋子的人跟貓都已靜下來沉沉睡去。四周的聲音逐漸沉寂。涼涼的空氣從窗的縫裡透進來,夜又慢慢地蠱惑了我的心神。

 

抱著本書在該睡覺的時間上了床,是真心誠意想要入睡前放鬆心情。

無奈書裡頭的世界太過精采,看著看著,一章接一章接連翻了下去,思想活潑精神警醒,毫無睡意。

不好意思連連翻身,怕影響到旁邊睡著的人;乾脆起身到了客廳,倒了杯水,點了根菸,抱著書繼續津津有味的看。

一離開被窩,前頭的功夫還是白費心機。看完書又意猶未盡,要把突然想到的一些什麼給寫下來,打開電腦按下電源鍵,

本來是要跟世界說晚安的時間,卻又破了功開了網路與世界接了軌,在這10幾吋的方寸空間裡,任意遨遊探詢遊戲。

哪有什麼要跟周公相會的誠意?  十分地不爭氣。

 

夜的氣味以及氛圍不知怎地總有種類似潛意識或是似曾相識的感覺,使人沉迷。

也不知是娘胎帶來的天生喜好,還是真的太不自制,過度放縱自己,

等到甘心情願略有睡意時,通常黎明已經在幾條街前敲門了。

蒙頭一睡又是過午才醒,也不太吝惜白天的時間,喝了咖啡隨意弄點吃食打發,

或整理家裡或出去遛答或與朋友見面或在家裡跟貓兒吵架玩耍,夜一下子就又回來找我了。

這樣的日子是老天爺賜給我的,奢侈的優閒。是身邊深愛我的朋友家人們給的,沒有壓力的幸福。

我一邊感恩一邊揮霍著,這樣每日循環重複,心情反而有種奇異的鎮定與清明。

 

恍惚回望,好似之前上班時的正常作息,只是勉強自己當大人要負責任的騙局。

騙局沒了,倒也不必惺惺作態,乾脆沒羞恥的放蕩起來了。

Cercern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腰痛持續了一個星期。

 

不知道這腰痛怎麼來的。

有一天晚上我賴著沒睡,躺在床上看書,翻身的時候覺得腰好像有點怪怪的

因為腰痛已經是近一兩年來常會犯的毛病,只是總在可以忍受的範圍之內

唉唉一陣也就相安無事。便沒有太放在心上。

 

這一次的腰痛不太一樣

站的時候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前傾就好像整個腰要斷掉,後仰更是想當場往生

嚴重的那幾天,甚至穿褲子彎腰抬腳都要痛個半死

坐下時要壓著膝蓋慢慢地坐,坐下時腰部承受的那一陣壓力,還是會讓我痛的唉叫出聲。

就像牙齒神經發炎的那種痛,微微的也不過分激烈也不會停止,

一個姿勢不對,就連晚上睡覺翻身也會被悠悠痛醒。

前天去見友人,對方還驚呼我氣色看來真是不妙。 "啊是這幾天沒睡好啦~沒事沒事"

人老真可怕呀我心裡暗暗心驚,擔憂著千萬不要是椎間盤突出吧~

 

這兩天台北天氣晴了,氣溫仍低,但空氣乾乾的很舒服,起了早便騎車外出。

當然是不能用力的。一遇到爬坡,腰部的肌肉就一陣抽緊。勉強踏了幾下就開始隱隱痛起來

即使如此我還是像個固執的老人一樣,頭也不回的往前騎,相信身體可以自癒

很神奇的連續騎了兩天之後,今天居然已經可以爬小坡了~(轉圈圈)

一邊滑下小坡吹著風時,偷偷開心自己的身體真爭氣~

 

本來想要就這樣賴過去了~但隨著腰痛時間越拖越長,擔憂著椎間盤突出的事

星期一本來下了決心要先去照個片子,再去給中醫看看該怎麼推拿矯正

但mae臨時改變主意,覺得我似乎不該貿然先照片子,好像也不該走推拿的療法~

我想一想也挺有道理,而且好不容易找到的復健診所晚上居然休診,另外一個X光檢驗所還不到休業時間老闆就跑出去不見蛋

於是我們將就醫這件事拋在腦後,開開心心地去逛了夜市,還亂吃亂喝了一陣。

 

星期二晚上mae一下班回到家便急急關心我的腰痛情形

唉呀今天腰還是痛嗎??那晚上不要去上瑜珈課去看醫生好啦~

但決定翹了瑜珈課的同時~小哈電話即至:

 

"你們晚上要去上課嗎??"

"我們不去啦!因為十點還有金馬影展的片子~你在哪~"

"哈哈哈~我在淡水往台北的路上~那要不要一起吃個晚飯?"  意思是小哈也要一起翹了~

"好啊~去吃啥?"

"你們晚一點的電影在哪?"

"長春"

"那去吃辣中間!"

"喔不,等等,mae說今天的電影是在西門新光~"

"那去吃清香!"

"好哇!"

 

小哈的美食地圖真不是蓋的~不管東區西區都能在第一時間搜尋到好店~

這麼開心當然要去吃鍋!!! 然後我完全又把就醫這件事拋在腦後~~

mae對我這種很愛在最後一刻大翻盤的習性已經見怪不怪,何況天氣微涼,吃個鍋是很不錯的安排~

於是一起開開心心的把我的腰痛暫擺在一邊~

 

星期三也就是今天晚上,其實我已經快要忘記我有腰痛這回事了~

就如同前面說的,因為騎腳踏車很神奇的讓我的腰變的比較不痛,還有就是我其實真的很愛賴皮不愛看醫生啊哈哈。

但一下班回到家的mae還是一臉嚴肅的說,他幫我找了一家復健診所,要我今天一定得去看。

小老頭認真起來可不是蓋的,千萬不能嘻皮笑臉,否則改日唉聲喊痛只有被奚落的份...

乖乖換好了衣服便匆匆出門。

 

到了這一家位於某大廈地下室的復健診所

入口有點迂迴~一進去偌大的空間有一種奇異的嚴肅氛圍,看起來又像診所又像住家的格局讓我搞不清楚東南西北

我一邊心裡揣揣一邊填了初診單掛了號,卻說現在醫生在休息,要等一會才能看~

(晚上七點多醫生在休息??乖乖,好妙的時間~)

櫃台的妹妹笑容甜美地說要不我們先在附近逛逛,到我們打電話通知~

我跟mae就先去附近隨便找家店吃了晚飯

 

等到叫我名字時,一頭俐落花白短髮,穿著白袍,看起來也很專業的護理人員把我帶進一個滿是書本的房間

我嚇了一跳,從天花板到地上四邊的牆幾乎都是書!!!!

靠房間的右邊有一張很大的桌子看起來木頭質地好像不錯~桌上也是到處堆滿了書~ 醫生就坐(埋?)在那裡頭。

這哪是看診間~~簡直就是哪個作家的書房吧!

 

這個醫生一臉嚴肅,話很少。

聽我形容完症狀之後,便要我在旁邊的床上平躺下來。抓起我的腳左扳右扳,一邊又在髖骨的地方大力猛敲

兩腳都敲完扳完、聽完我呼痛的反應之後,便淡淡的說: "去照X光。"

然後我艱難的爬起身,蹭著鞋子小碎步地跟進了另外一個小房間

脫掉了褲子,穿上粉紅色的長袍(又是粉紅色!!)正躺側躺拍了兩張片子

一邊拍那護理人員問我: "是附近大學的學生嗎?" 我羞答答的回說已經在工作了

羞的不知是又被誤認為學生? 還是其實現在根本沒工作? 還是因為那件該死的粉紅色袍子@@

 

片子很快沖洗出來了~~一看果然我的脊椎歪掉了~

醫生拿著一支附著圓規的尺,在片子上以骨盆突出的兩個頂點畫了一橫,再在骨盆的正中畫一條直線~

"你的脊椎歪掉了。你常常坐著吧?"

"是,我的工作會常釘在位子上"

"要常起來走動"

"是。"  恭恭敬敬地。

 

在片子上畫出了一個十字後,醫生又在脊柱連著骨盆的那一節脊椎的兩端畫了兩個大圈圈

"你這裡在發炎,所以會痛。"

"噢。"

"你要做復健。"

"是..."

 

然後就問: 還有沒有什麼問題??

陪我一起進去的mae果然事不關己好清醒,立刻問: 那請問醫師,像他的脊椎這樣,可以做瑜珈嗎?

醫生苦著臉搖搖頭,說瑜珈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做,有些人條件不夠完美,做了反而更糟。

所以以後上瑜珈課做到很難的動作可以躺在地上裝死了,我想。

 "你可以游泳。" 醫生斬釘截鐵的。

好吧看來我又該為mae歡呼~~ 那大安運動中心的月票買的真是好。看樣子以後每個星期天的晨泳我是翹不掉了~

"那請問醫師,我可以騎腳踏車嗎??"  比起游泳,我想騎腳踏車對我來說比較是可以持續的運動~

"可以~"  醫生給了我一個免死金牌。

 

然後那位頭髮花白的護理人員又叫我躺到床上,給了我一條彈力帶,很仔細的教我在家復健的方法

每天睡前躺在床上用彈力帶拉著腳伸直膝蓋,然後往內側伸展各二十次每次二十秒中間休息五秒,

是幫助我把大腿後面的一條筋拉鬆,矯正我的左右腳肌肉不平衡的復健方式

 

走出那個大書房,護理人員把我的片子交給櫃檯,付完錢我以為這樣就完了

想不到笑容甜美的櫃檯小姐說: 請跟著這位護理人員走~你等一下要開始復健

 

什麼! 現在馬上嗎??

 

然後一臉莫名奇妙的跟著到了另外一區,護理人員指了張床要我趴著,床旁邊有一台長得很奇怪的機器

那機器好像長了兩隻手臂,手臂的前端是兩個圓柱狀的東西,護理人員就用那兩個東西壓在我的屁股上

應該是用來固定我的骨盆吧我想。

緊接著又叫我把小腿抬起來成九十度,然後在我的腳上各套了一個重重的東西。

"你把你的膝蓋併攏," 護理人員交代道:

"然後膝蓋不動,雙腳小腿朝外張開放鬆,數二十秒,再抬起來併攏,數五秒,就這樣重複做,等到機器叫就可以停了。"

 

約莫十五分鐘過後~我的屁股外圍兩側已經微微的在痠痛,想不到這簡單的動作還真有fu~

等到機器響了,卸掉了身上的東西爬起身,心想這該完了吧~想不到,護理人員又叫我去另一區的另外一張床上躺著

在我的腰上貼了五六個吸盤,然後扭了開關,一陣一陣的電流便從那裏頭流竄出來電我的腰

又蓋上了一塊厚熱毛巾,敷著挺舒服,又蓋了一床大毛巾就走了(噢原來還要電療啊~嘖嘖真有趣)


診所的人越來越少。應該過了營業時間了吧,我心裡想著。

因為那個空間實在不太像診所,我彷彿闖入人家的家裡,打擾著遲遲不走的感覺,

倒是mae挺有耐性,默默地陪在旁邊,拿著前兩天逛街時房仲給的DM津津有味的看

有人陪著看醫生,真讓我鎮定不少。

 

走出醫院,沁涼的夜已經深了。才如釋重負的我,被交代著從明天開始要每天去診所報到復健

心裡又開始悶悶地抗拒起來。

我想討厭看醫生這個毛病,我一定是遺傳到我那個連量血壓都會很緊張的媽媽啦。

 

總之腰痛這件事暫時是有解決的方法了。乖乖的去報到幾次,希望能從此擺脫腰痛的苦惱囉。

Cercerni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很久沒來不會忘了吧~
  • 請輸入密碼: